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免费小说阅读网 ->奇幻·玄幻 ->边月满西山简介
听书 - 边月满西山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三十九章 根拔草不生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画舫中。

    刘睿影仍旧在自得其乐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一个要死的人,怎么还能喝的下去酒?

    一个要死的人本就应该规规矩矩,老老实实的躺着或坐着,什么都不干才对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几个月前,刘睿影定然会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不但能喝得下去酒,还能吃得下去菜,甚至还可以看着这位姑娘的玉体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态不是因为他已经放弃了任何挣扎,放弃了生的希望,而是他看出这位带着面具的姑娘对他根本就没有杀心。

    不但对他没有。

    对邓鹏飞,毕翔宇,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这三个人死去,但这般心意和她口中是说出的话截然相反。可女人本就是经常口是心非‖时也能让自己的命变得更硬。

    刘睿影不禁对欧家在心中又看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论是坛庭,还是东海云台,都是不弱于五大王域的势力。但欧家却能在这些互相敌对,摩擦不断的几大势力中穿针引线,循环往复,不得不说这欧家的手段心术之强。

    欧家家主欧雅明纵然让人感觉如沐春风,但就和李怀蕾一样,面具摘下后,谁又知道该是一副怎生面孔?

    “欧家剑和你先前的剑,那一柄好用?”

    刘睿影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用欧家剑,而且这个问题你应当问问你这自己。”

    李韵说道。

    刘睿影双目一凝,只觉得寒凉逼近,眼前白光大盛!

    可惜他两手空空,并无可以抵御之物。

    而身子却又后退到了画舫的最边缘。

    只得紧闭双眼,双膝弯曲。

    身子虽然已经恢复了自由,但先前中毒的麻痹之感还未全然恢复。

    右肩下沉,瞬势翻滚过去。

    再睁眼,李韵却是还在原地,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但手中短剑却已出鞘。

    刘睿影躺在地上疑惑的看着李韵,但她的精神却都在自己手中这把剑上,周遭的一切仿佛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邓鹏飞双脚奋力一蹬地,整个身子连带着屁股下的椅子再度失去平衡,朝后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刘睿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与邓鹏飞四目相对之时,看到他冲着自己拼命眨眼,随即又看向自己胸前的衣襟之中。

    见状,刘睿影心领神会的扑过去。

    伸手在他怀中一探,稳稳的握住了剑柄。

    只是刘睿影有些过于惊慌,抽出来时竟然未能将剑鞘一柄带出,锋利的剑刃割开了邓鹏飞的衣襟,敞胸露怀。

    不过他眼看刘睿影手中拿到了剑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一冷一热,一冰一火,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中只有刘睿影可以动弹,便也成了邓鹏飞和毕翔宇唯一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他怀中也有一把欧家剑?”

    刘睿影右手持剑,当做拐棍撑在地下,废了好大的劲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怎么会说‘好不好用得问你自己呢?’”

    李韵说道。

    刘睿影掂量着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除了短些,轻些,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差别。

    不过吃饭换一双不常用的筷子,还得有几顿适应的过程。更别说剑这般杀伐之器,骤然换了,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熟练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剑现在也不在我这里。你我无冤无仇,为何不去找夺你剑的人,反而要如此算计于我?”

    刘睿影问道。

    李韵听闻后转头看向刘睿影,眼中流露出一股难以置信神采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刘睿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,犹如有人问她肚子饿了,尿憋了该怎么办一样。

    要是她能从定西王霍望那里夺回自己的剑,自是也不会死去十几位姐妹,连带着自己也重伤不起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但她一想到方才刘睿影十分认真的问出这句话的表情,却又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“那剑,越多越好。拿了你的,我当然也会去把原本属于我的一一并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韵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现在不在你身上,但你的师侄一定舍得用它来换回自己师叔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全然落下。

    李韵右手一挑。

    一道平平展展的剑气,犹如墙壁般,把毕翔宇和邓鹏飞的身子托起,送到了画舫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托起是极尽轻柔,但落下后刘睿影只听得了两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他们俩毕竟不可爱,我也不会像对你这般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李韵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我的照顾就是刀剑相向?”

    刘睿影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男孩子可以可爱,但对于男人来说,还是阳刚一些得好。阳刚之气足了,才能有女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韵说道。

    “阳刚之气并不在动不动就要拔剑杀人。”

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捍卫自己不想失去东西,难道不是最阳刚的做法吗?”

    李韵的话让刘睿影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那把剑,他是决计不会拱手让出的。

    既然不会相让,那也就是自己不想失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刘睿影握紧了剑柄,死死的盯着李韵。

    但他却忽略了站在一旁的李怀蕾。

    直到她把本来已经穿好的衣裳再度脱的一丝不挂时,刘睿影才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李怀蕾除了双唇比李韵略微丰盈些之外,她的皮肤好似也要亮白几分。

    赤裸裸的站在那里,灯火照在她的身上,反射出来的光竟是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捍卫我不想说去的,不过这脱衣服也算是一种抢夺的方法吗?美人计就算再有效,接二连三的用也就会显得乏味。”

    刘睿影说道。

    李怀蕾没有说话,而是轻轻抬起了左臂。

    随着她左臂聚过头顶。

    刘睿影看到她原本平坦、紧致的小腹骤然一缩,朝内凹陷而去。

    接着,这一条光洁、白皙的臂膊犹如奔雷般,迅捷的从她的头顶挥下。

    一道比白昼更白,剑光更寒的气息与干光亮扑面而至。

    刘睿影抵挡不及,只能继续朝旁侧翻滚躲闪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一声巨响,夹在这无数烟尘。

    依稀间,刘睿影的鼻尖闻到了一股湿润的河风。

    双眼竟是看到太上河的粼粼水纹。

    水纹上映着凄惨的月。

    月在水纹剧烈的动荡下被搅的稀碎。

    这艘坚实的画舫,竟然在半中腰处被李怀蕾击出了一个足以过人的大洞!

    烟尘散去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汗珠不小心落在刘睿影的眼中,蛰的他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仍然不敢眨眼,只得硬挺着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李怀蕾只是个用做美人计的工具,却是没想到她的臂膊,大腿,甚至腰肢,双足,都是堪比刀剑的杀伐之器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并不在意你记是否住了她的面庞,看光了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因为当她脱掉衣服,不着片缕的时候,看过的人便只能在永恒的长眠中慢慢回味,一个字都没法再说给外人听去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