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免费小说阅读网 ->历史·穿越 ->大明王朝1587简介
听书 - 大明王朝1587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七十八章 她竟然喊我野猪皮(下)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努尔哈齐回道,

    “我一直觉得,在不同的人之间对同一件事做评价绝不能有双重标准,如果按照方才的逻辑,那忽必烈也是‘慕汉犬’,是根本没资格评价辽、金两朝的。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道,

    “可是孛儿只斤氏没改汉姓汉名啊。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低下头往烤肉上刷油,

    攫欝攫。“倘或按照你方才说的,非汉族群须得对自身身份展现‘绝对忠诚’的话,那忽必烈也是不合格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提,我就举一个最直接的例子,辽、金二朝无论如何,虽然开国之君都取了汉名汉姓,但是最起码国号跟汉语在根子上没有直接联系,而蒙古国的国号‘大元’,是取中‘大哉乾元’之义,忽必烈定鼎中原之后发布的两个年号,‘中统’和‘至元’,其掌故皆取自汉人典籍,是乃‘法之正始,体大之乾元’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康古鲁这样‘极端女真’的逻辑,忽必烈之所以定这样的国号和年号,也是因为元世祖想成为汉人而不能成,因此必须用他父亲成吉思汗打下的土地向汉人献媚,蒙古语中有那么多好词儿他不用,非得从汉人的古籍里挑一个典故来用,这不是跪舔汉人是甚么?”

    “纳林布禄,你看出这整套逻辑中的荒谬之处了吗?反正我觉得,一个非汉人当了皇帝,理应拥有和历史上其他汉人皇帝一样的权力,不该因为他们的姓名、国号和爱好受到类似‘慕汉犬’一般的指责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你很少见到喜爱外族文化的汉人皇帝被汉人骂成‘慕胡犬’,赵武灵王在国中推行胡服骑射,你见过汉人骂他‘数典忘祖’吗?汉灵帝喜好胡坐胡饭、爱看胡笛胡舞,你见过汉人骂他‘败坏汉风’吗?唐太宗接受‘天可汗’之称,你见过汉人骂他‘崇胡媚外’吗?”

    』北局示褪亲员暗模衔何幕翟谇看蟮轿蘅裳杂髁耍衔勖桥嫒擞涝恫豢赡芡喝似狡鹌阶!br />
    &#21434&#21437&#32&#31508&#36259&#38401&#32&#103&#111&#97&#102&#111&#116&#111&#46&#99&#111&#109&#32&#21434&#21437&#12290』捅氐媚赏芳窗莶豢桑闼邓担庑┞睢胶喝摹伺妗蔷烤故翘盅岷喝四兀故歉揪颓撇黄鹋嫒苏飧錾矸荩俊br />
    纳林布禄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道,

    “听起来很有道理,可是努尔哈齐,你还是没回答我‘金以儒亡’的这个问题,忽必烈或许没资格评价金朝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此句评价的正确性。”

    “汉人用儒家文化对金朝进行了和平演变,使得完颜氏自完颜宗弼之后的第二代、第三代开始相信汉文化是美好的、女真文化是粗俗的,因而对金朝进行了全盘汉化,让金国一个原本在军事上无比强大的宗主国反而去学匣贫龋鸪褪且蛭何幕牟欢仙付贾铝嗣鹜觯饽阕苁遣荒芊袢系陌眨俊br />
    努尔哈齐叉起一片烤得滋滋作响的鹿肉笑道,

    』腿靡桓龅卸怨易远呦蛎鹜觯撬谓鹪剩钗按蟮木骼碛κ乔栈斩诓攀牵绕涫撬位兆冢谡庵掷砺巯拢蛑背搅耸湾饶材幔蹦晔湾饶材嵘崞踝甯还蟆⒊黾倚薜溃位兆谌词侵苯由硖辶π小⑸嵘硭腔ⅲ臃鸱ㄉ侠唇玻谛扌猩媳仁湾饶材峄挂缂父鲎缆只亍!br />
    巘戅笔趣阁戅。“因为按照汉化可以亡国的说法,宋徽宗虽然成了金国的俘虏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由于他的书法和绘画作为汉文化的成果之一被成功输出到了金国,所以金国以及蒙元后来的汉化都是拜宋徽宗所赐,宋徽宗虽然失去了自己的宋国,但也因此使得金元二朝因汉化走向了覆亡,你觉得这个逻辑它符合常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敢说,任何一个‘极端女真’,无论他极端到何种地步,都不会认为汉人靠一些高雅文化就能在文化上征服女真人,继而摧毁一整个金国的女真体制,汉人同样也并不这样以为,否则钦徽二宗的历史评价绝不会仅限于‘亡国之君’,即使再过上几百年,汉人也不会觉得他们的诗词、书法和绘画能影响整个国家,这种观点本身就极其荒谬。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道,

    』穑俊br />
    “汉语就是一块美味的烤鹿肉,女真人会爱上它,不过是基于全人类共有的人性,是基于人类对美的本能追求,遏制这种追求是反人性的,完颜氏的问题就出在这里,他们认为一个人对自身族群的认同程度,会压倒人类的基本人性,这真是太可笑了,他们再如何禁止汉语,都无法剥夺金国百姓追求高雅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更可笑的是,完颜氏自己都更喜欢汉语,却偏要用威权迫使金国百姓厌恶汉语,这是多么可怕的愚民政策,倘或要归咎金国灭亡的罪因,我觉得这条政策要负相当大的责任,统治者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,却要用族群自尊心来引导百姓去相信,难道金国百姓在完颜氏眼里就蠢钝如此?我努尔哈齐就绝不会这样对待建州诸申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以我建州现下的情形而言,汉语于我建州,不但是一门艺术,更是一项工具,建州目前的所有发展都是仰赖汉人的知识与经验,如此有用的一项工具,我只会希望建州诸申都学会它、运用它。”

    “纳林布禄,可能这一点你没有看出来,不过我的确是发自真心的,诸申尊敬我为贝勒,我自将带领诸申走向富强,倘或我禁止他们学汉语,就等同于将他们与汉人的知识文化隔绝了开来,这样他们还如何能学习这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与经验呢?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道,

    』庑┒鳎愫投钜喽肌⒎蜒锕潘茄耙幌戮筒畈欢嗔恕!br />
    努尔哈齐摇头道,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问道,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回道,

    “这就涉及你方才问的第一个问题了,全盘汉化会不会导致和平演变,我的答案是,和平演变不是汉人对女真人的文化输出导致的,而是女真人自身的腐朽与堕落造成的,这种情况在金国或许会出现,但在建州却绝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有这胸怀让建州海纳百川,让诸申自由自在地学习外部的文化与技术,我可以保证建州的大门是敞开的,建州永远不会在汉人和女真人之间建墙隔绝汉文化,因为只有最残忍的王才会忍心使得治下百姓闭目塞听,分不清何为先进、何为落后,倚仗百姓无知而坐收无上之尊。”

    “我努尔哈齐不会,或许我将来的成就比不上完颜宗弼和忽必烈,但我努尔哈齐绝不会通过把建州诸申变成无知愚民而来稳固地位,金国完颜氏失败了,我却坚信它并非是亡于女真人对于先进汉文化的学习与开放。”

    “全盘汉化不过是一个托词,金国的发展道路和历史上的汉人王朝并无不同,因此金国所经历的,正是一个王朝必须经历的发展阶段,儒家体制只是一个王朝发展阶段中的一部分,这不足为奇。”巘戅啃书居戅

    “金国是亡于女真人自身的腐败与堕落,纳林布禄,我们不能替完颜氏否认这一点,倘或金国能一直维持完颜阿骨打开国时的公正与严明,汉人能用甚么腐蚀他们呢?所以这事儿怪不了汉人,儒家体制只是女真人腐败与堕落的一个载体,它是果不是因,咱们不能颠倒因果。”

    深秋了,辽东的树叶落了不少,剩下的干缩了,卷起边,风从树杈间穿过去,发出纸张的声响。

    纳林布禄对着努尔哈齐露出了一点儿笑,

    “我听明白了,努尔哈齐,你是觉得你的心性胜过完颜氏百倍,即使大权在握,也永远不会堕落与腐败。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笑道,

    “不错,这就是我给叶赫部的信心,我处置着建州的一切,我能保证让建州诸申永远生活在一个平等而开放的部群中,这难道还不足以打动你吗?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笑着一撇嘴,道,

    “这是那个汉人龚正陆教你的吗?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笑着回道,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是呢,你现在要去杀了他吗?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端着酒杯站起身来,

    “不,我要向他去敬酒,我得向他好好讨教一番,他是怎么让淑勒贝勒脱胎换骨的。”&#21434&#21437&#32&#21827&#20070&#23621&#32&#107&#101&#110&#115&#104&#117&#106&#117&#46&#99&#111&#109&#32&#21434&#21437

    努尔哈齐抬头笑道,

    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纳林布禄脚步轻快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孟古哲哲靠在努尔哈齐身上打了个哈欠,

    “野猪皮,原来你真的不喝酒啊,从前纳林布禄跟我这么说,我还不信,你这人好没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,

    “我陪你喝果汁啊,你是不是觉得听我们说话很无聊啊,不如我让人来领你去和我的女儿东果格格一起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孟古哲哲一下子坐正了身子,又操起了她颇为稔熟的蒙语道,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觉得人家耶律阿保机和完颜阿骨打爱姓甚么就姓甚么、爱叫甚么就叫甚么,但是努尔哈齐,你方才就是在一通胡诌,也就我哥哥那个憨货会信,我才不信你呢。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“呵呵”地笑了,他想,叶赫部得天独厚,怎么养出来的小公主却如此发育不均,这少女的四肢仍是过细的幼体,而内心的敏锐却是独属于成熟女人的,因而内外两部分结合起来,组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、天然去雕饰的性感,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甚么?”

    孟古哲哲斩钉截铁地道,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的那一番言论我全都不信,纳林布禄被你周旋进去了,所以他找不出破绽,实际上你就是在骗人,倘或换我来问你问题,保管三句话下来就教你哑口无言。”

    努尔哈齐看着她笑,这种笑与先前面对纳林布禄时的不同,这是一种隔离了生物性别的笑,仿佛一位满身武装的大丈夫正蹲下来逗弄一只无忧无虑的野兔,

    “是吗?要不你现在就说来我听听?”

    孟古哲哲散漫地看了努尔哈齐一眼,慢慢地扬起小脑袋,毫不客气地贴到他的耳朵边道,

    “我会这么问你,我父亲杨吉砮和你父亲塔克世同为李成梁所杀,我和我哥哥恨李成梁恨得要死,若非叶赫部的实力还未能与朝廷抗衡,我们俩巴不得立时就手刃仇人、替父报仇,可是你,努尔哈齐,你为甚么不恨李成梁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